記者尹勤兵
  位於徐東大街97號的汪家墩小區,建成於1998年,是一個擁有166戶、3棟居民樓的迷你小區。
  因為區劃調整以及城中村改造,6年來,這塊“插花地”因歸口管理沒有著落,小區居民屢遇辦事難。一方面,武昌區徐家棚街辦稱早在6年前,該小區已被劃給了洪山區梨園街管轄;另一方面,洪山區梨園街表示並沒收到移交資料,不歸他們負責。
  “爹不疼,娘不親”,小區沒了對口管理。居民叫苦不迭:不僅政府系列惠民工程無法享受,連養老保險年審、居住證、計生證的領取,也找不到人辦理。
  歸口不清,垃圾堆成山
  昨天,記者來到汪家墩小區。提起不久前的垃圾事件,小區居民們仍記憶猶新。
  5月上旬,小區內垃圾堆積如山,持續了約2周,而梨園街環衛所就在小區內一樓辦公。
  小區物業說,小區建好以來,垃圾清運一直都是由徐家棚環衛所負責,但不知何故今年5月1日,對方突然宣佈不再負責垃圾清運。
  徐家棚環衛所馬主任說:汪家墩小區原本是團結村的一部分,一直由徐家棚在管,但6年前城中村改造時,汪家墩小區被劃給梨園街。因沒正式交接,垃圾清運一直是徐家棚在做。“現在創衛生城市,所有社區都在清理雜物,運量大增,”馬主任鑒於汪家墩小區不屬其服務範圍,4月9日,他們遂將清運工作交還給梨園街環衛所。
  梨園街環衛所蔡主任則表示,創衛檢查就在關口,“時間太緊”難以接手。
  直至電視臺曝光此事後,經記者協調,梨園街環衛所接手了小區衛生清運。
  居民火化都難辦證
  今年元月,小區老陶腦溢血去世,眼看就要火化,殯儀館催著要死亡證,家人急得直跳腳。
  老陶的愛人說,為了能開一張死亡證,女兒先後跑了5個社區,結果都稱不歸自己管轄。就在萬般無奈之際,她向物業經理楊紅求助。
  古道熱腸的楊紅騎著電動車,載著業主,跑到徐家棚團結社區服務中心。楊紅自己動手打印了一張死亡證明,從書記的桌上,一把搶過公章,“自製”了一紙《死亡證明》,這才讓老陶順利火化。
  小區無緣惠民工程
  物業經理楊紅說,她也不知道,自己服務的小區到底歸哪個街道、哪個社區管轄。
  “許多惠民工程,都無法福澤小區,”楊紅說,“亮化”工程享受不上:小區內都沒有路燈、健身器材久未安裝到位。居民們只能步行幾百米去“蹭”器材;免費晾衣架沒有;政府為居民提供的節能補貼燈泡,要找對口小區購買。還有,每年的婦女免費婦檢,也找不到組織社區。
  “說個笑話,春節期間搞禁鞭宣傳,每個小區都豎了牌子,唯獨我們小區沒有……”楊紅開玩笑說,“就我們小區成了法外之地!”
  還有一個現實問題,讓楊紅犯難:小區整體報裝天然氣,需要街道一級機構簽字蓋章,半年過去了,硬是找不到蓋章的機構。
  扯不清的管轄
  採訪中,居民葉某拿出戶口本和身份證。
  這張由洪山分局2005年簽發的“二代證”,有效期為10年,住址一欄為“洪山區汪家墩小區”,而葉家2011年換髮的“戶口簿”,則換成了徐家棚派出所的簽章。不過,記者發現該小區樓道警民聯繫牌上,則為“洪山分局梨園派出所”。
  一位小區居民告訴記者,因為工作、學習的緣故,她曾先後到三家派出所辦事。分別是“和平派出所、徐東派出所、梨園派出所”。
  該片戶籍警屈警官證實,汪家墩小區的治安,確實為洪山區管轄,但具體其他的行政劃分,他也不是很清楚。
  採訪中,汪家墩小區的居民都搞不清楚辦事應該找哪個街道。很多人表示,平時遭遇急事,都是找熟悉的社區求人說好話。
  洪山、武昌:“不歸我管”
  昨天,記者就汪家墩小區無人管理的現狀,向武昌、洪山區兩方面瞭解,得到的答覆是,該小區不歸己方管轄。
  武昌徐家棚街道辦事處負責社區工作的熊菊花主任表示,早在6年前,城中村改造以後,汪家墩小區就已經自動劃歸洪山區梨園街負責管轄。
  不過,熊表示,因為汪家墩小區不少居民都是團結村的村民,考慮到他們的辦事方便,街道下屬的團結社區曾代管過一段時間。她還強調,以武漢大道為界,南邊由徐家棚街管轄,北邊則由洪山區管轄。
  對此“劃歸己方”管轄的說法,洪山區梨園街道辦事處同樣予以否認。
  “迄今為止,我們都沒有接手過這個小區。”梨園街黨政辦主任朱軍表示,汪家墩小區是原屬團結村的集體用地建成的集資樓,歷史上由團結村管。2009年,實行“區劃調整”後,團結村被划到了武昌徐家棚轄區。當時兩個區達成的協議就是,在城中村改造完成後,汪家墩小區移交給洪山。不過迄今為止,沒有任何方面向梨園街移交該小區。
  採訪中,兩個街道辦事處都強調,這事的確要好好扯清楚。但都強調,這事必須由上級,或民政部門牽頭,才能完成。
  相關鏈接
  插花地:1964年起,武昌、青山兩區因缺乏發展空間,兩區開發建設用地只能向洪山區徵用。近幾十年,兩區在徵地過程中一直沿用“土地徵到哪裡,就管到哪裡”的做法,致使江南三區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引發大量管理問題。“插花地”因隸屬關係複雜,讓一些城市建設項目難以順利實施,亂搭亂蓋、違法建設屢禁不止,髒亂差問題突出,社會治安和城市形象受到嚴重影響,也影響了區域經濟發展。
  1999年開始10年間,武漢市政協委員相繼提出31份提案,每年都呼籲解決“插花地”問題。
  2009年4月30日,武漢市提出調整區劃整治“插花地”問題的方案。當年6月底前,按計劃解決了江南三區94%的插花地塊,基本上消滅了武漢的“插花地”。  (原標題:汪家墩小區為何還是“城市孤島”)
創作者介紹

狗BB

ucicztccttf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